「藤木类植物」

太宰治一生推!!!!!!

藤本树,我的藤野

老师,其实我,我也没有写作业


【中太】未成年禁止喝酒!

◎喂、这酒我替你保管了,成年了再还你…记得向我要哦。

◎我流原著向中太酱

◎时间跨度为16岁—22岁

……………………………………

1、 

无风的夜,知了清脆的叫声在树枝间响个不停,慵懒轻柔的爵士乐从昏黄的灯光下缓缓流淌在一间小酒馆内,酒馆内满是让人单单是闻一闻就微醺的酒香。


酒馆向来是鱼龙混杂,酒,更是承载着各种各样的人的不同情绪。


在成群嬉闹喝酒的人群间有一位橘赭发色的少年与其格格不入,孤身一人倾倒在散发着檀香味的长条木桌上,脸上带有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忧郁和烦闷。


“叮铃——”


小酒馆门口的泡泡色风铃因为门被打开而发出好听的脆响。


坐在最角落似乎已是醉醺醺的少年听到风铃声后抬眸瞥向门口——是他的搭档太宰治挂着一身夏夜的繁星走进这间酒馆。


「看样子不是来喝酒的…这家伙,来看我笑话吗?」中原中也一边招手向酒馆老板要新酒一边这样猜想。


不过他这次似乎猜错了。


太宰治径直走向中原中也,一言不发地盯着那瓶新上桌的酒,鸢色眸子此时在暗黄的灯光下,看不出里面所含的情绪。


趴在桌伤的中原中也没有分给太宰治一个眼神,自顾自地抓起那瓶酒,“啪”得一下打开瓶塞。


看着这人摇摇晃晃地紧攥瓶身的模样,黑衣少年眯了眯眼,随后一把夺过酒瓶向后撤了几步。


“喂!混蛋太宰,把酒还给我!”


这下,太宰治终于看清了中原中也的正脸。


平日像是蓝月一般的眼里布满了血丝,似乎还有快要流下的泪水,脸颊因为酒精的发红发烫,中原中也这样狼狈的模样,自从他们开始搭档为止,太宰治还是第一次见。


不过聪明的小少年一下就明白了自己重感情的搭档究竟是为什么大半夜在这里借酒消愁。


——因为最近的任务里死了许多中原中也的部下。


“……”太宰治撇过头少见地沉默了许久,拿着酒瓶的手一点点握紧,随后笑了起来。


“噗、小矮子酒量这——么差还喝,你还是个未成年吧!这瓶酒,太宰大人就好心地收下了,替你保管着等你成年了再还!”


钴蓝色的眼里映着对方的笑脸和他手里的一瓶酒。


由于喝了太多酒,中原中也感觉她的的意识似乎逐渐变得模糊,明明自己是要把那混蛋揍一顿然后拿回那酒。可是不知为什么,垂在身体两侧的手终究是没有打过去。


随着一声轻轻地叹息,黑衣少年拉开椅子坐在了中原中也旁边无声地听着窗外的知了叫。


“老板,不要再给他上酒了”


夜里的风吹动起来了。





2、

继双黑复活夜后,中原中也时隔四年再一次推开了那间小酒馆的门。


四处张望半天,这间曾经熟悉的小酒馆早已不似当年。他很是钟意的复古装横已经换成了现在年轻人喜爱的风格。


一想到昨天的事,中原中也心里便如同被什么东西卷起巨浪,让他无法细想。望了望窗外亮晶晶的群星,亮得让人不住得陷入回忆失了神。


他神不知鬼不觉地向老板要了一瓶和四年前一模一样的酒。


当时年少,又没那么多富裕出的钱,那时用于买醉的酒自然不是什么好酒,尤其是放到现在的中原中也眼里,这酒颇是一言难尽。


倏忽之间,有个熟悉的人声从角落里传来。


眼神逐渐聚焦,钴蓝色的眼眸暼向了他上一次坐过的位置,正是那人。


多年搭档的直觉在四年后仍然没有退步分毫,中原中也敏锐地察觉到他的老搭档情绪不太对劲。


这一次,他们俩扮演的角色互换了。


中原中也活动了下身体各处关节,拎起那瓶酒向角落独自漠然的太宰治大步走来,那副要干架的气势引得周围的酒客纷纷后退。


“砰”


是酒瓶被用劲砸在桌上的声音。


中原中也的找茬对象——太宰治这才像是刚发现他的存在般悻悻然抬起鸢眸看他。


谁都没有开口,气氛一下子坠入了冰点。


黑发青年眯着眼睛盯着中原中也的瞳孔,半晌,大概是认定这人今夜是和自己再无瓜葛后正要百般无聊地继续闷头喝酒。冷不丁的,他的上方传来了一个声音。


“那酒,该还给我了吧”


“……”


即便没有任何人告诉他“那酒”是是什么太宰治也是明白的,只是…可能是真的喝醉了吧,他不太明白中也为什么要在这时候提起很久之前的那件事。


见他半天不说话,中原中也眉毛一挑,利落地拿走桌上属于太宰治的酒瓶,仰头,灌酒,一气呵成。一瞬间,酒瓶见底。


赭色头发的青年与四年前的那个黑发少年互换了角色,坐在了他当时坐的位置——向吧台的人招了招手:


“老板,不要再给他上酒了”


中原中也似乎听到旁人隐忍地笑声,几秒后,那笑声转为一声意味深长且熟悉的叹谓,融进了星夜间清凉的风中。


END.


……………………………………

灵感是那个CP时光沙漏里的“不能喝酒”,顺便蹭个头像框


另外,这个星期会有这一篇的表白番外

原本是打算接起来一块发了,但是思来想去还是无法完好地衔接起来,所以就另筛一篇当做番外发了*笑

【中太|EHV03:00】歌

上一棒@绝望文盲 

下一棒@栗子没有黎 

◎首先祝大家平安夜快乐

◎画家中&伪神明宰

◎文中歌词引用于↓ヨルシカ的单曲《風を食む (蚕食清风)》 

……………………………………

1、

明日はきっと天気で悪いことなんてないね,

明天一定会是好天气  没有任何烦心事哦。





2、

最近中原中也家住了一个神明。


至少那家伙是这么信誓旦旦地竖起大拇指告诉他的。


对于一个天空时常被阴云霸占的城市,那天的天气确实是好得出奇,乌云们像是被什么东西霸道地推到一角,天空像是被海水席卷过一般留下一片清亮,使金灿灿的阳光得已从中钻出来。


买完颜料地中原中也好心情地回了家,在关门前目光一瞥,落到了墙角枯死已久的荼蘼上。他隐约记得荼蘼的话语是“末路之美”,这副枯败的模样倒是和他目前画得一张画有关。


不过这份好心情很快就因为家中的景象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一个栗色头发的青年立在阳台边出神地眺望着窗外飞过的鸟,半个身子压在一张画上,一只手微微地支着脑袋,旁若无人般轻生哼唱着一首歌,阳光洒在他的发丝上一闪一闪的。


然而中原中也可不会在意这些,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那张被青年压在身下的画上。


“你谁啊别趴在我画上啊啊啊啊!!!”


中原中也饿虎扑食般地冲向那个青年,一把推开他,把自己的宝贝画作抱在怀里擦来擦去。


好不容易把画上的污渍都处理干净了,他这才有功夫管那个懒洋洋地斜靠在柜子上的青年。一句话从嘴里脱口而出:


“你这家伙不要总是随意欺负我的画啊!”


看着面前那人微微瞪大的眼睛,中原中也自己也愣住了,刚刚…自己在说什么?


不知为何,那句话在见到青年趴在画上时就像说过无数遍似的脱口而出。明明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人,也是这么二十二年来第一次有人敢如此对他的画。


二人似乎都陷入了沉思,抛给空气一份沉默。


中原中也在深深的思考漩涡中无意识盯着青年上下观察,思绪也不由得越飘越远:


当时没有注意到这家伙居然满身缠着绷带,这是受伤了吗?绷带间露出的皮肤好白,真的有人的皮肤能白到有些透明吗?


那人注意到了他可以称得上不加掩饰的、直勾勾的目光开口道:


“咦,中也是在看我的手吗?是在想它为什么有点透明吧,想知道吗?那太宰大人就偷偷告诉你好了!我其实…”


说到这里,那人的话一顿,声音降低成了只有凑近耳朵才能听得见的大小,气息穿进耳膜的奇妙感受引得中原中也的全身一阵发痒。


“…是神明哦~”


“哈?!”


这也太扯了吧!


中原中也没有丝毫犹豫,利落地拿出手机打算拨打号码。


“等等中也!不要给精神病院打电话啊!”





3、

得知了离奇出现在自己家的青年原来叫太宰治,是个神明。


不过,中原中也更乐意叫他死缠烂打绷带青花鱼,原因无他,就是那混蛋死缠烂打整整两天拜托自己让他住下,软的硬的都试过了,甚至扬言不让他住下,他就把这间屋子里的画全弄坏。


虽然不太相信太宰治真的会干出这种事,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勉强让他住下吧。绝对不是担心这个刚认识不到十二小时且差点弄坏画的家伙真的没地方住,也绝对不是因为害怕太宰治动真格。


……


绝对不是。


也绝对没有心软答应和他睡一间房。





4、

那之后,这座城市仍然是每天被乌云笼罩。


姑且先还是与某个人度过了并不平静但好歹平安的一个星期。


中原中也有一个习惯——记日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保持着这个习惯来着,他记得不是很清楚了。生活中发生的大事,都要一一记下,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记,总之就是迷迷糊糊写着写着就坚持了十年,就像此时。


托腮坐在日记本前的中原中也一边听着屋外骑车碾过被水浸湿的路面地哗哗声一边回想着最近的生活……想来想去还是决定用四个字概括这七天与太宰治同居的感受:鸡飞狗跳。


他每天的思考内容终于从“今天画什么”逐渐转变为“太宰什么时候去死”。


在数不清第几次把因太宰治捣乱而作废的画布丢进垃圾桶后,太宰治,终于,死了。


啊不对,更正一下,是太宰治丢了。刚刚那句话其实是中原中也这么希望的。


希望归希望,那么大一个人在下雨天失踪了,这不是特别容易和杀人案联系起来吗!啧,警察要是调查监控发现那家伙最后去的地方是他家然后找上门怎么办。


好吧,还是得找一下的。


这么想着,中原中也随意拎了一把红色雨伞就匆匆夺门而出。


先前缩在墙角的那朵惨白的荼蘼在灰蒙蒙的阴雨天显得分外刺眼。





5、

真是戏剧化,人消失的时候,天上总得落下些什么。





6、

最终没花什么功夫便找到了那人。


雨丝沙沙地打在暗红的大伞上,溅起层薄薄的白烟。地上的水洼映射出一个颠倒的世界,此时在红伞下,所以整个世界被染成了血红色,像是神明流出的鲜血顺着雨洒进这片水洼。


两个人都一言不发地盯着水洼中红色的小世界。


看起来散发着文艺气息的橙赭发青年撑着伞立着,地上躺着一个面色平静地绷带青年,在雾蒙蒙的雨里生出种诡异的和谐。


太宰治的鸢色瞳孔中在默然间泄露出一丝中原中也无法理解的情感,炽热的快要把整个人通通焚烧得连灰烬都不剩地情感。


中原中也握着伞柄的手有些酸麻了,正当他要换一只手继续撑伞时,倒在雨地立的太宰治的眼神终于不再空虚地盯着灰色的天,似是慌张地动了一下,瞟向中原中也。大概是担心他就这么丢下他走了。


他看着这个眼神哑然失笑,忍不住想到这小混蛋平时欠揍的模样,怎么突然像是变了个人呢?


为了维持这个氛围,中原中也为了压抑住自己上扬的嘴角而仰起头望着伞架,呼了一口气,缓缓开口:


“太宰治,我是一个画家。但是照样也能…。”


被雨水彻底打湿的人听到这句话挑了挑眉,笑了起来,使得披在身下的大衣一颤一颤的,说出的话又变回了平时的语调——独属于太宰治的,拉长了的,慵懒的语调。


“中也,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哦,我想听嘛我想听嘛”


中原中也见猜中了自己内心所想,见怪不怪,顺着人的意思俯下身子,一直到他可以感受到太宰治呼出的凉丝丝的气体才停下。


“照样能让你死在我手里。”





7、

風のない春に騒めく,

于无风的春日中喧嚣,


草流れ 天飛ぶや,

草波流淌  随风飘荡。





8、

两人心照不宣地再也没有提起过那日的事情,中原中也也没有看见过太宰治再露出那样的眼神。


让中原中也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太宰治那样做的原因。还有…悲恸得快要哭出来的神情。为什么。


罢了,把无意义的思考留在休息时间,把这个把自己一罐白颜料变脏的混蛋揍一顿才是要紧事。


“终于逮到你个混蛋了!要还手吗?不还手的话我这拳头可就控制不住了啊!”


“停停停!小蛞蝓你就要这么错失一个获得灵感的好机会吗?”


穿着宽松卫衣的太宰治躲过中原中也直面打来的一击后,轻轻向后一跃,稳稳站在上屋外的栅栏上,对他竖起食指大呵。


看着他在细栅栏上站稳后才松了一口气的中原中也再次出拳的动作一顿,狐疑地盯着他。太宰治自然读懂了对方让他继续说下去的眼神,在中原中也的注视下摆好助跑动作,然后大喊:“你可以画打人的蛞蝓啊啊啊——”


剩下的声音全都随着青年的溜走在风中散开,留下错失揍宰良机的中原中也在风中凌乱。


“……我他妈、”





9、

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原先生从来不出现人的画上站了一个小人,需要认真观察才能发现的早那种——是一个沐浴在阳光里的神明。


与他相处的第十五天里,有什么东西在他心脏正中心悄然生长。如同太宰治那家伙不知用什么方法拯救回来的荼蘼。


那段时间,太宰治和他的画终于兼容了,甚至还主动要求做她的模特。真是稀奇。


中原中也静静地坐在高脚凳上,帮助画布上长出的花儿开得更盛,看着太宰治摆弄他作为参考物的花,还自以为不自知地把那朵复活的荼蘼插进花丛中。使中原中也的目光逐渐来到了他的手上。


那只手当真是漂亮极了,白皙的手指骨节分明且修长,鲜艳的繁花与其一比较都只能心服口服的说一句这手比花还要美丽。


一个温柔至极笑容浅浅爬上中原中也的脸,却又在看到那束本该灿烂的太阳光穿透太宰治的手心时迅速地转变为焦急。


中原中也头一次为了什么东西丢下他最宝贝的画,一个趔趄奔过去,在太宰治茫然的目光中抓紧了他的手一遍遍地左翻右看。


“喂喂…你这是怎么回事…”


……


良久得不到回应的中原中也奇怪地抬起头看这那个背光的鸢眼青年,这个眼神是他第二次见。


是那样的悲恸。


如同将要丢失全世界的悲恸。


然而青年竟然笑着的。


然而太宰治确实是笑着的。


太宰治感受到对方握他手的力气又加了几分,被握的生疼,喉咙发出几声低低的笑声。


随即不着痕迹地挣开中原中也紧握的手,像一只伸懒腰的黑猫随着地心引力向后方的花圃仰去。


仰倒前向钴蓝色眼瞳中的自己做了一个口型。



拥有如月洒进海面的眼睛的那人明显是读懂了,微微一怔,脑子里仿佛有一根弦“啪”得一下断掉。没等大脑反应过来,他立刻伸手试图把那家伙捞起来。不曾想,却因后坐力一同倒入花圃中。


各色的花瓣纷纷扬扬的像柳絮一样乘风而起,世界好像被按上了暂停键,停在两人唇齿相接的瞬间。


嘴唇上微凉得触感让中原中也的大脑开始迷糊起来,这个动作、这个人这样的表情,他好像在哪里见过。


那句话是——


“吻我,中也。”





10、

第二十九天,离他和太宰治同居满一个月还剩下一天。


太宰治的身体似乎越来越透明了。


他身上的绷带越裹越多,一只眼睛也被他自己绑了绷带。


可是他总是当没事人一样对着中原中也笑,中原中也躺在床上转过身每每看到那个家伙几近透明当然家伙被月光穿透。


中原中也抬头盯着窗外的月亮,起身将窗帘拉上试图做些什么,好像他把光遮住了,太宰治就不会继续变得更加透明。


平时动人的月光在此时显得那么令人无助。


这时的太宰治总是喜欢靠在阳台上好心情地唱歌,灿烂盛大的阳光金灿灿的,使得他看起来像是一个光组成的人。不知道是唱给谁听,也许是自己,也许是屋外得小鸟,也许是屋内的人。


他仍然会在像往常一样吃饭时和中原中也吵起来,像往常一样会和他打一架。


没错,像往常一样。


中原中也总觉得哪里要变了。


可是他察觉不到哪里要变了。





11、

外面下雪了,真是戏剧化,人消失的时候,天上总得落下些什么。


中原中也坐在高脚凳上盯着角落里那堆绷带感到奇怪,他受伤了吗?第三十天是不是他和一个人相遇满一个月的日子。


像是有什么人来过又离开,除了几卷绷带,没有留下任何东西。


他想了想,决定把这些东西统统抛到脑后去画画。他在自己的画上出乎意料地看到了画上的人,一种奇怪的感受再一次涌上大脑。面前的花圃…是不是应该坐着一个人来着。





12、

春が咲き 花ぐわし,

春意绽放  繁花锦簇,


桜の散りぬるを眺む,

远望纷飞落樱。





13、

中原中也看见了一个人匿藏在光里,身上缠着许多绷带,嘴里轻声哼唱着一首歌。


他明明听到过。


是谁唱过呢?


是谁在他睡觉前说了一句“中也我给你唱歌吧”?


是谁呢。


END.


……………………………………


其实是已经死亡的太宰变成灵魂来看中也的故事,很多中也感到熟悉的地方其实是生前他们曾经一起做过的。因为太宰离开后把他在世时的所以记忆删除了。可为失忆再失忆





祝大家冬至快乐!

应该说冬至团圆呢还是冬至快乐呢?


说起冬至,脑子里第一个蹦出来的居然是至冬,想想20年玩原神的时候忍不住想要感慨两句,当时真好啊…还是被围攻被骂原批的日子,当时因为可莉事件气到大半夜三四点和黑子对喷,现在想想还是觉得当时真好啊(再次)。还有为了第一次复刻魈,然后差点抽不到趴在床上哭的感觉(´ ︶ ` )


好啦好啦,大家都去吃饺子吧!

【2022中太圣诞48h:Eternal Holy Voice】终宣

小薇薇:

null


为你唱一首幼兽之歌


在秋日月夜海滨


倾听人鱼爱的朝歌


 


为你唱一首山羊之歌


在冬季北方的海


欣赏冬日里的长门峡


 


为你唱一首往日之歌


在污浊了的忧伤之中


怀念共同远行的夏日


 


在这充满奇幻的世界


我向神明不休祈祷


直至冬日黎明到来


得以与你执手相拥


愿时光停留


愿圣音永恒


*****


24/00:00  @小薇薇  《我迷人的小少爷》


24/01:00  @连夜逃离这座城市  《无题》


24/02:00  @绝望文盲 


24/03:00  @「羲辞」   《歌》


24/04:00  @栗子没有黎   《勒花》


24/05:00  @雨世   《最强》


24/06:00  @世童 


24/07:00  @天上星岚L   《唯有时间永恒》


24/07:30  @想吃宰宰的茶泡饭   《当太宰治突然绑上左眼绷带》


24/08:00  @若芙 


24/09:00  @劳斯座下最猛Alpha[QR.] 


24/10:00  @乱向   《顶流他原来暗恋我》


24/11:00  @不觉清平    《如何让狗狗追你十条街》


24/12:00  @咕咕咕的未间 


24/13:00  @雨尚溶川   《无》


24/14:00  @一碗狗   《你可以把心脏作为圣诞礼物送给我嘛?》


24/15:00  @天堂鸟 


24/16:00  @大黑猫yyds 


24/17:00  @易和   《圣诞节偷偷来到孩子家,却发现孩子们在doi该怎么办?》


24/18:00  @苏左006   《无》


24/19:00  @染黛笙歌   《圣诞礼物》


24/20:00  @plum-sparrow 


24/21:00  @木子青柠(弃疗中) 


24/22:00  @山林苑(内卷中)   《塞壬海》


24/23:00  @殁    《Line Segment°》


25/00:00  @颍童 


25/01:00  @阿渚   《噩梦成真》


25/02:00  @七月流火   《槲寄生奏鸣曲》


25/03:00  @陈sir(被作业创死版)   《路过》


25/04:00  @当代四好青年伊长泽   《一起去看烟花吗》


25/05:00  @回眸忆桑   《ひまわり》


25/06:00  @湯媛Wendy   《聖誕夜》


25/07:00  @小涵子   《礼物》


25/08:00  @雪原闪闪   《圣诞的惊喜》


25/09:00  @🐺🦊激推bot 


25/10:00  @归舟. 


25/11:00  @不染   《上床的舍友在吵怎么办》


25/12:00  @教物主义   《中原中也为何那样》


25/13:00  @真是怠惰啊   《红线》


25/14:00  @猫猫鸽   《梦》


25/15:00  @大吟酿   《读秒》


25/16:00  @枫溪   《拥有双倍太宰这个冬天还会冷吗》


25/17:00  @你也就一米六   《为我讲一个睡前故事吧》


25/18:00  @一只上了天的千 


25/19:00  @王呕吐还我人生   《想不到》


25/20:00  @水茉清湘 


25/21:00  @五行缺钙   《在恋综节目里碰上了前男友怎么办》


25/22:00  @七夜♢【雪豹码字】   《只有森先生受伤的世界》


25/23:00  @果冻味的仰望星空派 


*****


以下为本次企划中随机时间掉落的彩蛋组老师名单!


 @辞䮨!   《***》为什么是星星~


 @宰右不逆哦~    《***》因为是秘密哦~


 @长期收海带老师猫咪本    《***》要不要猜一猜呢~


 @咕咕咪咔咔    《***》诶嘿你肯定猜不到~


 @不飞去的鸟    《***》请持续关注我们呀~


 @竹衣☆    《***》12月24日00:00-12月25日23:59分~


 @七月流火    《***》随机掉落~


 @陈sir(被作业创死版)    《***》为你解密哦~


——12月24日00:00!让我们共同前往!璀璨美好的中太世界!

【2022中太圣诞48h:Eternal Holy Voice】二宣

小薇薇:


你是尘间斜阳
你是此界微明
我于人海逆行
为你执一浪漫灯笼
与你共赏夜空花火
零点圣音奏响
刹那即为永恒


*****


正点时刻老师名单:


24/00:00  @小薇薇 


24/01:00  @连夜逃离这座城市 


24/02:00  @绝望文盲 


24/03:00  @「羲辞」 


24/04:00  @栗子没有黎 


24/05:00  @雨世 


24/06:00  @世童 


24/07:00  @天上星岚L 


24/07:30  @想吃宰宰的茶泡饭 


24/08:00  @若芙 


24/09:00  @劳斯座下最猛Alpha[QR.] 


24/10:00  @乱向 


24/11:00  @不觉清平 


24/12:00  @咕咕咕的未间 


24/13:00  @雨尚溶川 


24/14:00  @一碗狗 


24/15:00  @天堂鸟 


24/16:00  @大黑猫yyds 


24/17:00  @易和 


24/18:00  @苏左006 


24/19:00  @染黛笙歌 


24/20:00  @plum-sparrow 


24/21:00  @木子青柠(弃疗中) 


24/22:00  @山林苑(内卷中) 


24/23:00  @殁 


25/00:00  @颍童 


25/01:00  @阿渚 


25/02:00  @七月流火 


25/03:00  @陈sir(被作业创死版) 


25/04:00  @当代四好青年伊长泽 


25/05:00  @回眸忆桑 


25/06:00  @湯媛Wendy 


25/07:00  @小涵子 


25/08:00  @雪原闪闪 


25/09:00  @🐺🦊激推bot 


25/10:00  @归舟. 


25/11:00  @不染 


25/12:00  @教物主义 


25/13:00  @真是怠惰啊 


25/14:00  @猫猫鸽 


25/15:00  @大吟酿 


25/16:00  @枫溪 


25/17:00  @你也就一米六 


25/18:00  @一只上了天的千 


25/19:00  @王呕吐还我人生 


25/20:00  @水茉清湘 


25/21:00  @五行缺钙 


25/22:00  @七夜♢【雪豹码字】 


25/23:00  @果冻味的仰望星空派 


*****


以下为本次企划中随机时间掉落的彩蛋组老师名单!


 @辞䮨! 


 @宰右不逆哦~ 


 @长期收海带老师猫咪本 


 @咕咕咪咔咔 


 @不飞去的鸟 


 @竹衣☆ 


 @七月流火 


 @陈sir(被作业创死版) 


——美好的中太世界即将打开!12月24日00:00!让我们共同期待!

【2022中太圣诞48h:Eternal Holy Voice】初宣

小薇薇:


金色教堂内,管风琴按键轻轻敲击,风管轰鸣,圣洁美好宛如幻梦;
洁白广场上,小提琴弓弦微微交错,琴弦颤动,波澜起伏好似人生;
他们说,管风琴是我主呼唤世人的声音;
他们说,小提琴是凡人附庸风雅的俗心;
告诉我,那听聆颂歌的主是世间绝对的真理。
告诉我,我拨动琴弦的爱人是致于死地的毒物。
谁知神明也是肉身,救世主终将死于谎言。
孰敢保证祂的怜悯,不是塞壬的甜蜜歌声。
主的箴言,爱人的软语。
主的怜悯,爱人的注视。
叛逆,自愿放弃安息的资格。
握紧,与你一起奏一曲长歌。
若世人生来罪恶,我亲爱的主啊,我将如何被救赎?
我的主,请为我拉响一支奏鸣曲,我将奉为圣音,吟之永恒。
圣音永恒。


*****


正点时刻老师名单:


@小薇薇


 @五行缺钙 


 @「羲辞」 


 @湯媛Wendy 


 @雨尚溶川 


 @苏左006 


 @枫溪 


 @殁 


 @乱向 


 @七月流火 


 @plum-sparrow 


 @当代四好青年伊长泽 


 @连夜逃离这座城市 


 @水茉清湘 


 @七夜♢【雪豹码字】 


 @栗子没有黎 


 @颍童 


 @易和 


 @天上星岚L 


 @大黑猫yyds 


 @归舟 


 @不觉清平 


 @染黛笙歌 


 @不染 


 @王呕吐还我人生 


 @真是怠惰啊 


 @咕咕咕的未间 


 @山林苑(内卷中) 


 @天堂鸟 


 @🐺🦊激推bot 


 @雪原闪闪 


 @阿渚 


 @绝望文盲 


 @回眸忆桑 


 @世童 


 @大吟酿 


 @一碗狗 


 @你也就一米六 


 @教物主义 


 @小涵子 


 @雨世 


 @想吃宰宰的茶泡饭 


 @陈sir(被作业创死版) 


 @若芙 


 @一只上了天的千 


 @木子青柠(弃疗中) 


 @劳斯座下最猛Alpha[QR.] 


 @猫猫鸽 


 @果冻味的仰望星空派 


*****


以下为本次企划中随机时间掉落的彩蛋组老师名单!


 @宰右不逆哦(´-ω-`) 


 @长期收海带老师猫咪本 


 @不飞去的鸟 


 @咕咕咪咔咔 


 @竹衣☆ 


 @七月流火 


 @陈sir(被作业创死版) 


 @辞䮨! 


 @劳斯座下最猛Alpha[QR.] 


——准备好了吗?12.24日00:00!让我们共同前往美好的中太世界!

【中太】橘子味汽水

◎在思考喝汽水怎么喝出纯情的感觉

◎黑之时代的中太酱

◎半夜速摸产物,全文900+,酌情观看

……………………………………

由于某个小干部上个月吃了太多糖,荣幸获得了蛀牙,被森欧外特意叮嘱这个月不允许再摄入过多糖分,连汽水等零食都一并禁止,甚至找来了他最讨厌的搭档和他住一起监督他。太宰治看着森欧外双手交叉托着下巴露出一副标准的虚伪笑容,对中原中也似是不怀好意地说出那句“拜托啦,中也君”就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啧,真是恶劣的大人。






此时的太宰治盘腿坐在中也家的沙发上,如怨灵转世般盯着橘发少年手中的玻璃汽水瓶。里面的液体不时冒气几个气泡,而后又无声地炸掉,仿佛在引诱着他去喝个精光。


捏着汽水瓶身的中原中也撇了眼旁边气到咬牙的人,装作没有注意到那个存在感强到几近化作实体将杀死他的眼神,抬手“啵”地一声打开瓶盖。


失去盖子束缚的柑橘气味和碳酸饮料独有的香甜味不免泄露出几分,空气都若有若无地染上了它的味道。


人造灯光下的橙色汽水更加亮眼,随着屋内咕嘟咕嘟地吞咽声传出,液体的水位线肉眼可见地下降。部分汽水因为地心引力等不可抗因素从嘴角漏出几滴,几珠水单拎出来就变成了透明色,带有些淡淡的橙意,从下颚处滴落将要顺着脖颈滑向choker。


似是被本就不满意禁糖政策的少年抓住了品味糖分的机会,他竟忽得凑上去舔掉了那几点汽水。


手指轻轻勾在choker上,如雪花落在皮肤上般的触感,一瞬即逝。黑发少年满脸餍足地重新恢复了刚刚的模样,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被灯光晃了眼,一时模糊产生的幻觉罢了。


抬眸见自家不合格的监督人满脸不可置信地摸着方才被舌尖划过的地方,觉得很是有趣,不小心没忍住“噗”得笑出声。


中原中也的目光顺着声音来源看去,太宰治一脸忍笑忍得很辛苦的感觉。


发现他在看自己的太宰治坏坏地一笑,故意凑到他面前探出一个挂着几缕银丝的舌尖,存心挑逗的动作却是在不经意间轻轻刺了少年一下,如同心头哗然绽开了一捧花,挡不住的风从窗口等候已久般吹进来:


“太宰,想喝汽水吗?”


END.


……………………………………


后记 放彩蛋里了,原本是放到文末来着,居然没通过审核

闲来无事,对砚枯坐

自从发现从百度里可以找到灵感之后我几乎整天泡在百度里了,大家也可以试试,真的很管用,尤其是对阅读量少的可怜的人来说,比如我自己


什么都市传说啊,什么图片啊,都能代一代然后自发产粮,或者积累英语单词的时候也能出灵感。一提到这东西就想起我的七大洲分界线还没背完…(爬走)